Skip links

亚马逊退走,纽约民意大反转,终自食其果

上个月情人节,电商巨头亚马逊宣布和纽约「分手」,不再考虑将第二总部落户在皇后区。一个多月后,弗吉尼亚州的阿灵顿就给亚马逊送去「订婚彩礼」——价值约5100万美元的税收优惠。 数额不算大,足以表明阿灵顿情真意切,矢志不渝。可以说,这笔钱是阿灵顿和亚马逊联姻的见证。

不难理解阿灵顿人此时的心情。亚马逊落户将给当地提供5万个工作岗位,未来20年将创造500亿美元税收。对于这个以国家公墓闻名,位置不算特别好的小城,亚马逊来临无异于财神爷降临。按照此前计划,阿灵顿县只能分到亚马逊第二总部的一半(也就是2.5万人),在亚马逊和纽约闹掰之后,阿灵顿独占其利。

不知道纽约人如何看待这场「婚变」?当地一所大学的最新民调显示:67%受访者认为亚马逊离开纽约挺可惜的,只有21%的人欢欣雀跃。这与两个月前的民意表现完全不同。

无论阿灵顿还是纽约,他们能和亚马逊有这段姻缘,并不容易。

去年11月,贝索斯宣布亚马逊将建设第二总部,全美两百多个城市兴奋不已。用媒体的话说,它们像等待「选美」一样等待贝索斯挑选。为赢得这桩婚姻,各城市自带嫁妆,说尽好话。纽约宣布了30亿美元减税计划,市长和州长一起站台。州长开玩笑说,亚马逊愿意来,我愿意跟它姓。

贝索斯最终选中纽约和阿灵顿。大概和区位优势有关:纽约是全美第一大城市,是美国的消费中心,有充足的人才储备。阿灵顿虽然是小城市,离华盛顿却非常近,适合亚马逊这种经常和政府打交道的巨头落户。也有人说,这场「选美」只是宣传,贝索斯在纽约和华盛顿买豪宅时,也许早已内定。

当贝索斯宣布消息,激起的不是狂喜,而是抗议——这种愤怒主要来于平民和底层。市长和州长不经议会讨论和批准,就给亚马逊开条件,这里面是不是收了好处?亚马逊这样的大公司,把西雅图(亚马逊总部)祸害得不够惨吗,现在跑来祸害纽约?

这里面充满现代中国人无法理解的逻辑。招商引资的官员是造福一方的能吏;亚马逊这样的大公司落户本地,是应该吹唢呐放鞭炮的大好事啊,为什么要抵制呢?

理由很简单。亚马逊来了,会带来大量高薪就业机会,有钱人一多,城市就要翻新升级。皇后区不再适合穷人居住了。凭什么你们一来就要把我们挤走啊?于是鸣鼓而攻之。

一些知识分子同情底层民众,于是大造理论。他们把大公司主导的城市翻新升级称为「士绅化」。摩天大楼和商业区建立起来,城市变得呆板冷酷,缺乏人情味;社区消失了,摊贩没有了,原来各家各异的咖啡馆小餐馆,被千篇一律的星巴克和麦当劳所取代。

在反对者看来,「士绅化」只是把城市改造成有钱人上班和逛街的地方,不再适合穷人生存。城市改造怎么能让资本家说了算,穷人没活路呢?

「士绅化」这个词本身充满了讽刺和抗议。大量底层纽约人不愿将来被驱逐,他们联合起来,抵制亚马逊入驻。纽约有大量政府建设的公屋,租客比例特别高,他们齐声怒吼,俨然了这座城市的声音。

亚马逊一开始还想谈着判妥协。公司总部入驻,将给当地带来2.5万员工,确实会带来一些交通压力。于是亚马逊宣布,会给当地增加公交路线。不是说穷人找不到工作?我们出资500万美元,在当地建设职业培训中心,专门为低收入低教育人群提供职业培训。

退让只能换来贪婪。亚马逊这样有钱的大公司,居然只花500万打发穷人?你们带来平均年薪15万美元的高薪人士,拉高当地工资水平和物价,损害穷人的利益。你们在纽约落户,居然还搞什么「面向全球招聘」,不给本地人就业名额,这不是歧视是什么?

炙手可热的民主党政治新星奥卡西奥·科尔特斯,她正是来自纽约州选区。科尔特斯公开站出来谴责,说亚马逊落户纽约,会让老百姓流离失所。因此,亚马逊一定要滚出纽约。

亚马逊很快就发表声明,决定从纽约州撤离。纽约人民不欢迎我?我走还不行嘛。

亚马逊出走让市长和州长大为尴尬,他们一边安抚抗议者,一边站出来谴责亚马逊的离开,说这是在「滥用企业权力」,对劳动者构成伤害。民主党横行的纽约州,企业真是坐着躺着都可以批评一通。

不过多说无用,亚马逊去意已决。

对于这样的结果,很多中国知识分子会大加赞赏。他们认为,这是美式「博弈」的胜利。大公司入驻不能忽视穷人利益嘛。要让穷人发声,参与博弈,不管结果怎样都是最好的。

结果看来,这完全是一出闹剧。纽约被少数人绑架,错失了一次发展良机。民粹蜂起,企业遁走,最终伤害的是城市发展。

大公司入驻,是在提升本地的生产力水平。就业岗位增加,工资水平会提升。大公司可能不会雇佣本地劳动者,但高薪岗位会刺激消费,带动相关就业。低教育者无法进入亚马逊公司,却可能承接大公司外溢的工作机会。就业增加,城市会更有活力,对谁都有好处。

房租会上涨,有些穷人会租不起房,这是事实。这是抵制亚马逊的理由吗?要知道,真正的获益者是房主,他们的物业价值提升了。通过抗议抵制,把租房竞争者挡在外面,这不是对房主的剥夺吗?

房租上涨,正常的市场反应是增加住房供给,以便于容纳更多人。纽约租房市场有挤压效应,很重要的原因是:住房供给被控制住了。

纽约州是全美住房管制最厉害的地区,房租也受到管制。住房就那么多,想要新建不容易。有钱人一来,穷人只好搬走。于是,这就成了一场你死我活的较量。

纽约州人民不明白这些道理吗?有些穷人真不明白,但是应该会有其他明事理的人啊。穷人抗议很正常,为何当时不见有人站出来支持亚马逊呢?我想,很重要的原因是:敲竹杠。

大概很多人的想法是这样:既然亚马逊落户纽约,有人愿意闹,就让他们闹。倘若大公司让步,在当地建设住房,增加交通线路,增加雇佣名额,他们不也能获益吗?在民主党主政的地区,人们对企业普遍有薅羊毛的心态。

没想到的是,亚马逊不吃这一套。当奥卡西奥·科尔特斯还在噼里啪啦打算盘的时候,亚马逊翻脸了,甩甩袖子就走。这出乎很多人意料。情人节这一天提分手,还真是值得玩味。

恋爱的双方,一定都要克制。如果一方步步紧逼,贪婪索取,还自以为得计,就很可能面临煮熟的鸭子飞上天的尴尬场面。这一次,轮到纽约人自己后悔了。

民调显示,民意出现了大反转。67%的纽约人反对亚马逊离开,奥卡西奥·科尔特斯的支持率也出现了下跌。38%的受访者认为,科尔特斯在这一事件中扮演了「恶棍」的角色,只有12%的人认为她是「英雄」。

受纽约驱逐亚马逊的风波影响,这次阿灵顿官方欢迎亚马逊入驻,就显得格外积极热情。3月19日,当地议会审议给予亚马逊5000多万美元税收优惠时,外面抗议声不断,投票还是取得5:0的结果。这时候长舒一口气的,不是亚马逊公司,而是很多明白事理的阿灵顿人。